新華全媒+·鏡觀·非遺丨石上生花 一方天地-新華網

新華全媒+·鏡觀·非遺丨石上生花 一方天地

2024-04-18 12:00:14
來源:新華社

  閆森林在賀蘭山下品鑒賀蘭石,為創作賀蘭硯尋找靈感(4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

  午后的陽光下,閆森林在工作室門前使用敲刀打硯坯(3月8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在工作室倉庫挑選制作硯臺的賀蘭石(3月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

  閆森林在工作室使用敲刀打硯坯(3月8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在工作室擦拭用來制硯的賀蘭石(3月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楊植森 攝

  閆森林在工作室使用敲刀打硯坯(3月8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(右二)和徒弟蔣喜文(左一)在給寧夏藝術職業學院學生講解賀蘭硯制作技藝(4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

  在寧夏藝術職業學院,閆森林為學生講解賀蘭硯制作技藝(4月15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楊植森 攝pagebreak

  午后,閆森林在工作室使用敲刀打硯坯(3月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

  閆森林(中)在給寧夏藝術職業學院學生介紹賀蘭硯作品(4月15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楊植森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在賀蘭山下品鑒賀蘭石,為創作賀蘭硯尋找靈感(4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

  閆森林在用雕刀雕刻一方硯臺上的浪花紋樣(3月8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的好友、書法家陳國鴻(左)在書房練字,他常用的硯臺是賀蘭硯(4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

  閆森林在工作室門前使用敲刀打硯坯(3月8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在工作室使用打磨機打磨硯臺(3月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

  閆森林(右)在工作室向顧客介紹賀蘭硯(3月8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馮開華 攝pagebreak

  這是閆森林的賀蘭硯作品(4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

  這是閆森林的賀蘭硯作品(4月15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pagebreak

  閆森林的好友、書法家陳國鴻在書房練字,他常用的硯臺是賀蘭硯(4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

  在寧夏藝術職業學院,閆森林(左)對學習賀蘭硯制作技藝的學生進行指導(4月15日攝)。

  巍巍賀蘭山,孕育了堅硬瑩潤的賀蘭石。賀蘭石質地均勻細密,綠紫兩色,天然交錯,叩之有聲。有詩云:“色如端石微深紫,紋似金星細入肌。配在文房成四寶,磨而不磷性相宜?!睂幭馁R蘭石用于制硯,被譽為“朔方瑰寶”。賀蘭硯有易發墨而不損毫、余墨加蓋而多日不干不霉且保持墨色的特點。2011年,寧夏賀蘭硯制作技藝被錄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  步入銀川文化城,古色古香的建筑下,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在陽光下“叮叮當當”,對著一塊賀蘭石精雕細琢——他就是鉆研賀蘭硯雕刻技藝50多年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閆森林。

  閆森林出生于制硯世家,祖輩從清光緒年間開始從事硯臺制作。他1973年進入銀川市賀蘭石雕刻廠,跟隨父親閆子江學習賀蘭石雕刻技藝。賀蘭硯制作設計藝術門類多樣、工藝復雜。為創作出精美的硯臺,閆森林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學習美術、書法、雕刻等知識,提高制硯技藝。閆森林說,制硯人不僅要有過硬的手上功夫,還要有深厚的文化修養,才能在雕刻時做到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心靜神安,才能做到潛心于精雕細琢,制作出上乘的作品。

  走進閆森林的工作室,不同主題、造型各異的賀蘭硯陳列其中,方寸之間盡顯自然和藝術之美。閆森林介紹說,賀蘭石褐紫、豆綠兩色相互掩映,常伴有玉帶、云紋、眉子、石眼、銀線等天然紋樣陪襯。一方賀蘭硯,要經歷相石選料、設計、打硯坯、初步雕刻、精細雕刻、打磨、上光等工序,才會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。制作時要因石制硯、順其自然、發掘內涵,依據石頭的形狀、色彩,加以設計和雕刻。

  多年來,閆森林堅持手工制硯,以俏彩雕刻為主,設計了荷塘月色、百家爭鳴等多種造型的特色賀蘭硯,在雕刻傳承中形成了古樸含蓄、氣韻生動的“閆家硯”風格。

  閆森林將一生心血澆筑在賀蘭硯的制作、傳承和弘揚之中。他將賀蘭硯制作技藝的課程開設到大專院校,教授更多人學習賀蘭硯雕刻技藝。

  硯臺凝結著雕刻的時光,濃縮著閆森林對賀蘭硯制作技藝的理解與熱愛。一方造型優美、意境悠遠的賀蘭硯散發著古樸的光澤,助力文人墨客描繪大好河山,謳歌偉大時代的美好畫卷。新華社記者 楊植森 攝
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張潔龍
最近手机高清中文字幕大全,最近在线更新中文字幕,最近中文字幕2018免费版,最近中文字幕2018免费视频,最近中文字幕2019免费